青见

【林方】Criminal combination

“做一个世界的水手,游遍所有的港口。”
1.
方锐还在呼啸训练营时,就已经跟林敬言混熟了。
有一次林敬言问方锐,如果没有荣耀他的理想是什么。
方锐一下子愣住了,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后来他给林敬言的回答是,也许他会成为一个水手,与海度过漫漫余生。
2.
后来,方锐从呼啸战队出道,成功转型的盗贼与第一流氓组成犯罪组合,在赛场上势不可挡。
第六赛季的全明星赛,同战队的林敬言和方锐自然在同一间宿舍。那天,新秀挑战赛结束后,两人偷偷跑出去吃了夜宵,又步行回到宾馆。
路灯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树影婆沙。
方锐冷了,就把手搭在林敬言的肩上,钻到他衣服后面的帽子里。
林敬言很不习惯。他不仅打掉方锐缠在他肩上的手,还故意对准方锐的影子狠狠踩了两下。
方锐一下跳了老高,好像林敬言踩的是他而不是影子。他也不甘示弱,寻找恰当的时机,准备“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愧是猥琐流的宗师,连踩别人影子也是猥猥琐琐的。林敬言觉得有趣,不免笑出声。
方锐刚踩住他的影子,就听到影子主人的笑声,他不满地抬起了头。

林敬言眼角弯弯,眉间染上了平时不曾有的温柔。寒风中,路灯下,他是分外温暖的存在。

方锐觉得他彻底完了。
3.
方锐对林敬言有好感。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回去注意有关林敬言的一点一滴了。他睡觉认床,在战队宿舍以外的地方都睡不安稳;他不吃辣,只喜欢清淡的食物;他复盘时,喜欢泡上一杯茶放在桌上,无论他喝不喝……
方锐陷入绝望。他觉得自己的样子像一个怀春的少女。他趴在床上,用枕头盖住微微泛红的脸。
林敬言洗漱好后,看到方锐僵硬地维持着奇怪的姿势。他走过去摇了摇,提醒他已经很晚了。
结果林敬言一碰到方锐,他就像触发开关的机器人,“砰”得坐了起来。
他看着林敬言,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林敬言摇头笑了笑,说,跟个孩子似的。

方锐放弃了最好的时机。对着林敬言温润如玉的笑,他不知道该怎么告白。
4.
后来,方锐再也没有萌生过对林敬言告白的念头了。
那么好的一个人,也不知道是谁家姑娘配得上他。唉,算了,还是让别的女孩去祸害林敬言吧。
方锐仿佛成了苦情剧女主。

时间晃晃悠悠地来到第十赛季。林敬言转会去了霸图;方锐转会去了兴欣,并重新拾起遗弃多年的气功师。
犯罪组合似乎不复存在了。像方锐的异想天开,消失殆尽。

林敬言戴着平光眼镜,藏在镜片后的目光依旧是温柔的。他参加最后一次记者发布会并正式宣布退役后,方锐得知后,不顾一切的,在陌生城市里寻找他的身影。

方锐终是在天桥上找到了林敬言。
彼时已是三月,林敬言只穿了一件较厚的毛衣。他对着万家灯火沉默。
天桥下川流不息,所有人都会沿着地图和路标到达目的地。
但是,林敬言没有属于他的方向。
他消失在芸芸众生中。
5.
方锐不忍心打扰林敬言。
他静静的看着林敬言被淹没在人群中。
即便不甘心,他也无法有所作为。难道以昔日搭档的身份去挽留他吗?
他转身走下了天桥。他如今的队友们在等着他。

世邀赛后,林敬言主动联系了方锐。他回到家乡小城,开了家卖明信片纪念品之类的店铺,生意还不错。他还实现了多年的心愿,养了一只乖巧的波斯猫。
两人好像回到了最初的状态。方锐觉得这样挺好。
6.
方锐在第十年退役了。
退役那天,他猝不及防收到了林敬言的告白。两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
故事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很老套,但圆满的结局谁不喜欢呢。

四季,两人,一猫。

END.

番外:
后来,方锐带着林敬言实现了他的水手梦。他们与邮轮一起,去了很多很多地方。
在奥斯陆港时,林敬言和方锐在甲板上,对着灿烂的晚霞。林敬言从背后轻轻抱住方锐:“你的水手梦完成了,帮忙完成我的梦想吧。”
“什么梦想?”
“让你成为我余生的参与者。”



说明:第2至第6呼应标题(标题是犯罪组合的英文)
第1连着《死亡诗社》的台词和番外的水手故事呼应

ps.感觉林方也不错啊!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