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见

张新杰将白衬衫挂在门后的衣架上,拖鞋的过程中还不忘打量了一下客厅。

很好,餐桌收拾得很整齐,厨房也被仔细打扫过了。他决定给楚云秀一些小小的奖励,来回报她一天的辛劳。

他先将霸图的战术分析报告放在书房的办公桌上。从排列整齐的小山堆里找出一个灰色文件夹,装进去,再合上。

他又拉开书柜的左侧柜门,似乎想抽出什么,最后又放弃了。他“啪嗒”地关上书房散发橘色暖光的台灯,转向客厅里的浴室。

洗了个简单的澡,他没有擦干还有些滴水的发梢,将围巾松拢地系在精瘦的腰上,推开主卧的门。

那是他与楚云秀共度无数春宵的卧室。

平日里楚云秀早睡下了。张新杰想,如果不慎惊醒她的话,就暂且让她睡个安稳的觉——平日里两人都是缠绵至深夜的。

如果楚云秀揉着惺忪睡眼,用迷糊粘腻的声音问他“怎么了”——楚云秀今晚绝不会睡个好觉。

张新杰在短暂的时间内做出了复杂的安排。

可他推开门时,楚云秀正戴着烟雨周边耳机,指挥公会成员抢霸气雄图的boss。
























【邱非中心向】红绸伞

恍惚中,似有人对他说:“我会撑着一把红绸伞的。”

红绸伞(重修版)

by.Ling

1.

一个很有名气的作者写到:某年秋,有温润的女子在西湖边上卖伞。是纯手工制作的红绸伞,上面有圈一针一线绣上去的花。只是用了没多久,一支骨架便断裂了。

邱非自然是去过西湖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嘉世就在杭州。遇到什么事,邱非总喜欢绕着雷峰塔一圈圈的转,脑海里想的是许仙与白蛇,还有那把从未出现的红绸伞。

白蛇撑着红绸伞遇到许仙。这普普通通的一把伞上,被赋予了神话色彩,竟也变得不同起来。

他还记得,母亲撑着红绸伞的背影,离开时美丽而决绝。

2.

母亲的嫁妆中,除去些俗不可耐的银饰手镯,就是把红绸伞。

屋前有大片庄稼要收,屋里有数不完的琐事要照料。做事麻利的母亲总能翻找到空余的时间,摆弄屋后成片的凤仙花与薄荷。

花草得到母亲的垂怜,红绸伞也是的。

母亲会悄悄打开木匣,取出那把被照料得很好的红绸伞。她抚摸着,轻叹着。眼里很好的藏着悲愁。

邱非趴在门缝边,看母亲,也看红绸伞。

幼时的邱非也是顽劣的。他偷偷从木匣中取出红绸伞,与同龄人玩。乡下的孩子哪知红绸伞的前世与今生,单觉着好看。那分外艳丽的红色,像极了戏里旦角穿的裙裾。

脆弱的伞被折断了。母亲哭了好久,第二天拿到镇上,找一位手艺灵巧的老师傅修好了伞。

邱非不知母亲为何如此伤心。一个月后,父亲带着他年轻时的相好远走高飞,狠心留下终日以泪洗面的母亲,以及懵懂的邱非。

3.

“队长,回寝室休息吧,我来整理比赛资料。”

闻理轻轻推了推他。

邱非茫然地从梦中醒来,发觉笔记本已湿了大半。

“不要紧,过几天就是和蓝雨的比赛了,得做好准备才行啊。”

邱非眼里盛着的,是窗外漆黑的夜色。

4.

尚且年轻的外婆照顾起母亲和他。

邱非终于知道家里的境地了。是如此艰难。

媒人几乎要踏破他家的门槛,母亲固执的不肯再嫁,任谁劝都不肯。

农村的女人大多早嫁,那年母亲不过二三十岁,正是朵开得饱满丰盈的花,却自顾自地凋落。

邱非知道,母亲是在挂念父亲。那个从不曾回来的男人。母亲常在夕阳快要跳下山岗时,抱着红绸伞,坐在院子里。

但这无法改变他们的窘迫。

淳朴的小乡村里,仍保留着重男轻女的习俗。一个被抛弃还未再嫁的女人,背后自然有不少风言风语。

邱非往往会瞪着那些说闲话的男人女人。他们对邱非的愤怒感到好笑。

邱非渐渐学会忍耐。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县里的中学,再到城里的高中。村民们很快换了副嘴脸:“哟,村东头邱家那小子,很不错嘛!”

母亲却走了。没人知道她去哪儿。

她走的那天傍晚,许多村民看了都说:穿着身样式有些旧的旗袍,发鬓别着根玉钗,手里撑着把红绸伞,往山里走去。

邱非辍学了。

像母亲走时,不声不响。他坐着辆大巴,从小城一路晃悠到杭州,背着洗得发白的双肩包,成为嘉世训练营的学员。

山脚下的村子,邱非与母亲留下的痕迹,被岁月无情地抹去。

5.

他敲击着键盘。

铺着“嘉王朝”字样的纸的窗户半掩着,一排风吹过来,又吹过去,将男人额发掀起。

男人不甚在意地叼着烟,那烟没有点燃。亦步亦趋跟着他的女孩伸手替他理了理,男人很温和地朝她笑笑。

男人是邱非从未见过的。古灵精怪的女孩是苏沐橙,她与男人极为熟稔的模样。

是叶秋吧。邱非无端地猜测,继续手下的动作。

男人用虚浮的步子转到窗前,拉上窗。回头,邱非与他的角色跳入男人眼中。

他拍了拍邱非的肩膀。

“小朋友,要不要跟我来一场?”带着笑意。

“好。”邱非没有半点惊慌,应了身后人的邀请。

男人从上衣隐蔽的口袋中掏出泛黄的账号卡,行云流水的插上。

银白色的首版卡。王朝荣光加冕的斗神,一叶之秋。

6.

1分12秒。

邱非的手心隐隐发烫。快而细致的操作,是邱非完全无法招架的。

叶秋夹着烟,对邱非的动作有些好笑。这小孩操作挺细,是个好苗子。

他招呼了声:“走了,沐橙。”

5.

后来发生了很多。

邱非站在王朝坍塌的断壁残亘上,挥旗为王。

他是中流砥柱,亦是传说的续写人。

6.

他退役那天,在烟雨朦胧的西湖畔找到了红绸伞。

卖伞的人不是故事里温润的姑娘。是个佝偻的老妇。

无人问津。邱非走向老妇,问。

你有红绸伞卖?

有的。有的。

给我一把吧。

老妇抬起那布满沟壑的面庞。年轻人,你知道红绸伞?

是啊。

给你吧。老妇把伞塞到他手中。

伞是费了功夫做的,邱非看得出来。上面仿佛还留有老人的余温。

不比母亲那把差。

老妇还在念叨,我卖点零碎玩意儿本是补贴家用,没想到遇上你这样识货的小伙子。

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啊。

一定要好好带着这红绸伞,里面可有故事了呢。

邱非笑了笑,朝老妇鞠个躬,拿着红绸伞消失在雨幕中。

7.

老妇卖伞,是维持生计之举。邱非买伞,不过是为了心中那份念想。

那把心心念念的红绸伞,终是被他寻到了。












又及:
《红绸伞》本是我在另一个账号上发布的粮食向短篇,作为邱非生贺。删除后又觉悔恨,便重新发布。

删改了许多,大概进行一天有余,直至发布还是有许多漏洞。以后慢慢改罢。

邱非是心性坚韧的人。他有足够的勇气承担起倒塌的王朝,不惧外界的压力与流言蜚语,还能抵抗许许多多的诱惑。

王杰希先后向唐柔与邱非发出过邀请。唐柔没有去微草,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家大业大,对金钱不感兴趣,因此不为冠军队会给出的高额薪酬所动,只想好好打游戏,在兴欣为了至高荣耀拼搏。

但邱非则不同。原著中除了唐柔,与叶修有模糊的描写外,并未提及其他选手的身世。但我想,肯定是不如叶、柔二人,甚至很普通。嘉世挂牌出售,很有可能会消失,即使“嘉世”在粉丝心中已成为一个精神符号。但选手的前途是飘渺的。苏沐橙跟随叶修在兴欣向冠军发起冲锋,肖时钦兜兜转转回到雷霆也成长了许多,孙翔也很好地融入轮回,与周泽楷组成实力强劲的双一组合。

邱非仍固执的守在原地。一个人训练,执著地守护属于他的荣耀。

王杰希看中他的实力,邀请他去微草。微草是老牌劲旅,二冠在手,差点铸造王朝的队伍。邱非就这样拒绝了。

好在他足够幸运,等来了夏仲天。新嘉世搬到了另一个地方,继续在挑战赛里冲击,获得了重返联盟的机会。

故事在第十赛季结束,我们无从知道新嘉世在第十一赛季的表现如何,但初期一定是步履艰难的。

邱非怎么会不知道。他一个人扛了下来。

你看,多么坚强的少年啊。

他才19岁,就有如此坚定的心性。

他会带着新嘉世,重返荣耀巅峰。

“嘉世还没倒。”

这篇文是以红绸伞为主题。文中邱非的身世有些凄惨,因为我私心觉得如是生于富人之家、亦或是小康阶级,不会小小年纪就如此成熟。

以上,是我对邱非的个人见解,如有错误处,欢迎指出。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哈哈哈我一次性把点文里的西皮全写了(假的)



0.

让我们脑补一下国家队夺冠后的KTV。

1.

黄少天和张佳乐躺在沙发上。

唐昊双眼无神。

孙翔在角落里吃水果。

……

他们都围着三个人。

2.

是除了喻文州以外的三个心脏。

他们举着话筒,唱了一首《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叶:喜欢小作的她

张:有点任性的她

肖:撒娇卖萌的她

叶&张&肖:却想着我的她

苏沐橙原地升空炸出烟花,楚云秀红着老脸,把这段视频上传到微博。

3.

喻文州本打算趁着大家起哄时抢个沙发,以证明自己apm764,却发现微博瘫痪了。

喻队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失去唯一一次抢首杀的机会了。

4.

正在训练的戴妍琦既不在现场也登不上微博,但她看到了新闻

小姑娘将头埋进臂弯,悄悄地红了脸。

5.

而远在微草的刘小别,爆手速看到这段视频,然后偷偷看了眼身旁还不知情的柳非。

柳非小公主:你瞅啥?

别哥只想唱一首《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送给自己女朋友。

6.

过了一晚上,那段视频已经成功屠榜。

轮回队员们热情讨论着谁唱得更好这种无聊话题时,杜明正在看夜雨声烦的比赛录像。

只有变得更好,才能追到唐柔女神!

消失一个月后的50fo
国庆期间开个点文回报社会
叶橙/张楚/肖戴/杜柔/别柳
你们想要看哪个?

【叶修X你】God and light

0.
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

时至今日 你仍是我的光芒

1.
红袍术士米尔沃尔刷新在赛尔克城附近的午夜酒馆,这片练级区上的地标建筑渐渐热闹起来,头挂俱乐部公会名号的玩家不少,其余人也有。

你属于后者。

2.
你在酒馆遇到了一个叫做“神说要有光”的人。

这名字是什么意思呢?你的角色停在吧台边,将视角转向战法那边。

他不是一个人。战法旁还有义斩公会的会长,斩楼兰。

神说要有光注意到了你。一直盯着野图boss的战法突然向你走来。

“神说要有光 申请加您为好友。”

你通过了,还和他聊了起来。

“你是哪个公会的?”

“蓝溪阁,不过我不负责抢boss。”

“兴欣的,要不要过来帮个忙?”

“……好。到时候有术士装给我一件?”

“行。”

于是,你的术士“羁鸟池鱼”跟着神说要有光加入了战场。

3.
说是帮忙,其实你并没有在boss争夺战中起到什么作用,反而被烟雨楼的一位忍者送回复活点。

羁鸟池鱼:对不起,我可能帮不了你【大哭】

神说要有光:没事,我和逐烟霞掩护你吟唱。

你满腹狐疑,这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虽然只是并肩作战一会儿,你也看出他的技术炉火纯青,和枪炮师也配合的很好。

会不会是叶秋与苏沐橙呢?

你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刚刚的战法和枪炮师,配合实在是太默契了。

你本想着再观察一下他们,结果等你赶到时boss已经红血了。

神说要有光依旧冲在最前,抬手豪龙破军,将米尔沃尔收入囊中。

颇有斗神的气势呢。电脑前的你来了兴致。

4.
你找出第三赛季总决赛的录像。

嘉世和百花。

一叶之秋和繁花血景。

一枪却邪泛着寒光,将所有人击败。

可是如今,一叶之秋背后的操纵者不是叶秋,那还是斗神吗?

叶秋,才是真正的神啊。但就连神话也被时代残忍流放。

你不是嘉世粉,却是叶秋忠实的个人粉,当初就是怀着对偶像的憧憬,不顾家人反对成为荣耀联盟的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测试银武属性。

你合上笔电,电话突然响起,是冯主席的助理。

“姐,挑战赛快开始了。联盟人手不够,你过来帮个忙吧?”

5.

4月一至,参加挑战赛的各队就收到了联盟的正式通知。4月19日、4月20日这周末两天为报道日,4月21日,挑战赛线下赛正式开打。

你负责接待参加线下赛的战队,并统计参赛人员名单,安排住宿等事项。4月19日一早,你就来到选手们下榻的酒店。

兴欣战队的随队记者常先来领取媒体通行证,已经签到完的战队的其他人也在一旁好奇的围观。

“常先生,这是你的通行证。”你开口。

正在抽烟的叶修听到声音,不由得朝你的方向望来,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他想起了那个名叫羁鸟池鱼的术士。你在游戏中像魏琛一样使用自己的真实相貌,所以叶修不难辨认,再加上你的声音,他已经确定了是你。

但他没有贸然上前,而是记住你胸牌上的名字后,跟着兴欣的其他人回到宿舍。

反正来日方长。

但彼时的你还不知道眼前的叶修就是你崇拜已久的叶秋大神,只当他是一名普通的职业选手罢了。

6.
酒店网吧此时已经停止了对外营业,作为了挑战赛战队专用的训练场。

你借着职务便利偷偷混进网吧最内角。因为工作原因你很久没上过荣耀了。

你熟练地插卡,上机。羁鸟池鱼出现在红叶林道。

这周的野图boss已经掉落,修行法师真末是一个很单纯的战斗法师。

等你到达狂风戈壁时,boss早已被他人收入囊中。

是很久没上线的神说要有光。

7.

神说要有光在混乱中注意到抱着法杖瑟瑟发抖的小术士。

他向你发来了组队申请。

神说要有光:我需要点稀有材料,来帮我刷骨龙深渊副本吧。”

羁鸟池鱼:骨龙拉尔顿?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神说要有光:人来了就行,你在旁边划水也可以。

你突然被撩到了,果断地点了“同意”入队。

7.
神说要有光打完副本后就下线了。

这时你才想起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没等你开口就介绍了自己:“我是叶修,兴欣战队的。”

你在联盟工作,自然接触过不少职业选手,其中不乏诸如韩文清、黄少天之类的大神,所以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直到后来,叶修身份公布,叶神真名其实是叶修,就是你在游戏和网吧遇到的年轻人。

原来叶神长这样啊。单论相貌的话,他的五官不像王杰希有明显的瑕疵,却也不如周泽楷那般耀眼,看上去只是个脸色苍白、有些没精打采的年轻人。

当时的自己怎么就不向他要个签名呢?

8.
挑战赛这段时间里,你很快与兴欣的诸位混熟了,还顺利拿到叶修的签名。

你才知道逐烟霞其实是兴欣老板的账号,但当时的操纵者确实是苏沐橙。正是因为他们搭档的默契,才使得你对神说要有光印象深刻。

与叶修相识后,你的神不再至高无上,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像所有为了理想而拼搏的年轻人一样,满腔热血。

叶修如他所说那般,在挑战赛中击败嘉世,然后率领着一支从网游里带出来的草根战队,时隔多年后重登荣耀巅峰。

神是不会被时间驱逐的。

7.
你们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公布恋情时收到所有人的祝福。

你站在兴欣网吧门口,看着已经竖起两天的巨幅的广告,荣耀logo在夏季的烈日下金光闪闪。就在这两天,这件事已经传得街知巷闻,在荣耀圈更是引人津津乐道。

荣耀世界邀请赛。

叶修担任领队。你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早知道。

临走时,叶修将君莫笑的账号卡交给你,让你保管。

他的眉眼如初,只是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

“等我带着他们拿到世界冠军。”

“那五个冠军戒指,你想要哪个?”

后记:

对你来说,叶修是神;对叶修来说,你是光。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和兴欣的情况下,你依旧支持他,甚至直言不讳“你才是荣耀第一人,你就是我的神”,叶修感到被信任,即使他不需要也会因此温暖,所以文中的女主角是耀眼的光。

而叶修的战法马甲“神说要有光”,在文中的含义是:神(叶修)说要有光(你)





【七期中心向】私底下的七期选手竟是这样的?原来我们都被骗了!

大家好!这里是荣耀TV,我是记者青见。今天为大家带来了五位七期选手的采访,让大家了解到更多关于荣耀选手的日常生活。

孙翔
Q:请问七期选手们私下里会聚会吗?
A:当然会啊!谁没进季后赛谁请客。

Q:在七期选手中,孙翔你最欣赏的是哪位?
A:除了我,他们都很菜。

Q: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民刘先生说,孙翔你和唐昊选手关系很差?
A:没错,除了叶修我最讨厌唐昊了!他怎么那么狂啊!

(记者:孙翔真是耿直,我觉得我可以写出万字报道了。)

唐昊
Q:呼啸这一赛季的成绩非常不错呢!有没有信心超过老东家百花呢?
A:我的目标是总冠军。至于超越百花,其实我更愿意以超越孙翔为目标。

Q:哈哈,唐昊选手真是很有斗志啊!那你们会不会私下来几场jjc呢?胜率怎样?
A:会啊,我经常跟七期的人打jjc。胜率的话……我跟孙翔五五开吧。

Q:其他选手呢?比如呼啸的林枫选手,也是七期的呢!
A:他们赢不过我的。

(刘小别:你就吹吧你。)

刘小别
Q:小别经常在微博上给大家安利耳机呢,那么你最喜欢的耳机是哪一款?
A:徐景熙给我的蓝雨耳塞,耐用实惠,物美价廉。

Q:小别对于蓝雨新人卢瀚文有什么想说的话吗?你觉得谁才是未来的剑圣?
A:小卢是个很有潜力的新人,但我们是对手,所以我想我不会输给他。

Q:七期里小别最喜欢谁?评价一下他。
A:邹远。是个老实孩子,而且技术不错,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在赛场上见面。

(黄少天:靠靠靠哪来的蓝雨耳塞?)

邹远
Q:你是在七期选手中刘小别最喜欢的呢!那么小远和刘小别玩过什么游戏吗?
A:我们私底下会玩节奏大师,一个非常考验手速的游戏,不过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没什么难度。但七期里没人比得过他。

Q:你们的感情真好啊!之前呼啸的唐昊选手在微博中po出过七期的旅行照,你们穿着同款是因为感情好吗?
A:不,是王泽给我们买的,十件包邮。那套衣服质量不错,我也经常穿。

Q:小远觉得自己有可能超越“第一弹药”张佳乐吗?百花的目标是什么?
A:我想让花繁似锦站上巅峰,至于是不是第一弹药,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新繁花似锦也绝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百花的目标和所有战队一样,拿到总冠军!

(于锋:加油!创造出新繁花血景!)

袁柏清
Q:柏青是在第七赛季出道,你认为自己的治疗水平跟同队前辈方士谦比起来如何?
A:(笑)我师傅可是治疗之神,短时间内我还是达不到他的高度。
Q:所以柏青认为自己以后会成为第一治疗吗?
A:嗯,至少我会帮助微草拿下每一场团队赛。

Q:据说你和刘小别是舍友,私下里的刘小别还是潮男吗?
A:是,脖子上整天挂着四位数耳机刷时尚值,真是gsuakdjasmkmu(已做消音处理)

Q:据说微草的成员喜欢喝可乐,那么七期的其他选手喜欢什么饮料?
A:不知道。没去关注。一堆糙老爷们,一般有什么喝什么。

(刘小别:消音那段话是什么?)





本文又名:
《惊!唐昊和孙翔竟是这种关系!》

《微草选手疑似不和,牧师公然吐槽剑客》

《原来“手速达人”最欣赏的选手是他?》

……

他见过诸神的模样

叶修在苏黎世的街头偶遇陶轩。

他依旧穿着得体的西装,看上去和出国时没什么两样。

叶修少有地犹豫了一下。

没等他开口,陶轩已经转身。他当然也看到了叶修。

他递过一只软中华:“退役后出来旅游?”

“公费旅游。”

陶轩很快反应过来。他看着国家队队服,突然笑了:“和嘉世队服真像。”

叶修正点烟,没想到他会主动提起这个,动作慢了半拍。

他只是“嗯”了一声。

陶轩也没再说下去,而是主动提起自己的生活:“我买下H国的一支战队,又当起了老板。”

陶轩说的那支战队,叶修也知道。

他还知道战队王牌选手的职业是战斗法师。

但是他们谁也没说。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也不愿提起。

陶轩看了看时间:“我还要回去盯着他们训练呢。先走了。”

叶修定定地望着他的背影,一言不发。

有些人,已经走得很远了;但有些人,宁愿留在原地,燃烧青春和热血来坚持自己的信仰。

陶轩走后,苏沐橙突然从某个角落窜出。

她看着烟雾缭乱中叶修的侧脸,轻声道:“走吧,文州他们还在等着呢。”

“走吧。”

幸运的是,他的身边也有一群可靠的朋友们。

回到宿舍时,叶修突然对苏沐橙说。

“其实陶轩是幸运的。”

“他见过诸神的模样。”

【叶橙·知乎体】叶修和苏沐橙是情侣档的传言是真实的吗?

用户:青见
电竞之家实习记者

谢邀!不过为什么邀请我的常前辈不自己来回答这个问题呢(常先:怕被叶神虐)

作为兴欣未来的随队记者(没错我不披马甲就是为了提高可信度)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

叶修和苏沐橙是情侣档!

这不是谣言!这是真的!(高亮注意)

第一次见到叶神和苏沐橙真人是在第十赛季,那时天真的我还不相信他们是情侣,而且还认为他们是在炒作(很多人都这么觉得)

所以采访结束后我特地跑去问了他们的老板陈姐,就是题主的问题。

结果陈姐告诉我,叶修和苏沐橙确实没有恋爱,但他们之间的举动却比朋友亲密多了。

看!我就知道他们没有恋爱!叶橙党可以歇歇了(对不起那时候的我太傻)

后来,我的实习成绩出色,所以经常跟着常前辈去采访兴欣战队。

于是有更多机会接触叶修苏沐橙。

然后我发现,陈姐的话是对的。

他们虽然不是情侣,但两人一合体就在发狗粮(母胎单身的小记者抹了把眼泪)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他们的相处方式一如既往啊!比韩文清还要一如既往(咦这句话好像有毛病)

兴欣战队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成为新科冠军,叶修再一次退役了。也有小道消息称叶修退役后去B市了。

我想叶修和苏沐橙不会结束了吧。

但你叶神永远是你叶神,在追妻的道路上从不停歇(叶神看到会打我)他老人家再次出山成为国家队领队。

而苏沐橙是国家队成员。

我已经脑补出新闻标题了——“震惊!中国队领队和主力队友竟是这种关系!”

一不小心叨叨地有点多。朋友你是不是要问:“从头到尾你没有任何证据!”

有的。当然有的。记者就是要严谨嘛,我怎么可能乱说话!

我采访国家队时,问了苏沐橙一个很私人的问题(所以没有写在电竞之家的稿子上)“你和叶修大神是什么关系?”

苏沐橙坦坦荡荡地告诉我:“恋人关系。我们会在世邀赛结束后公布。你可要为我们保密啊!”

妈妈,你女儿磕的西皮发糖了(没错我已经成为叶橙党了)

国家队已经成功闯入季后赛了。在这里恭喜一下!

季后赛来了,决赛还会远吗?所以我现在公布出来也没什么关系!

叶修和苏沐橙是情侣档。有多真实?你看方锐大大真诚的眼睛就知道了(滑稽)

祝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
评论

楚云秀
烟雨战队队长

沐橙竟然瞒了我们这么久!
不行我要去找老叶算账(谢谢这位小记者提供的情报)

让我和物理同归于尽

我靠他们真的公布了!颁奖现场叶神跪地求婚!他们谈恋爱不公布上来直接求婚的吗!啊啊啊此生无憾了!
还有,颁奖台上中国队的其他单身狗一脸便秘是怎么回事哈哈哈(让我先笑一会儿)

你要哪种馅的月饼

我竟然翻到了这个一年前的问题?他们都已经有一对双胞胎了。
看完了所有答案,发现那时候谁也不相信叶橙真的在一起了。
我只想问他们的脸疼不疼哈哈哈哈

抄送题主 @麻酱是世界第一好吃的

【七期中心向】少年们的夏天

·表白七期全员
·时间线第八赛季夏休期
·精力有限没写全员


1.
第八赛季结束了。职业选手们的夏休生活开始了。

2.
刘小别收拾好行李,跟队长道别后直奔火车站。

他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

十一个小时的旅途。耳机里是Marilyn Manson的摇滚。邻座的小孩声嘶力竭地哭泣换来父母给的一颗糖。窗外的大漠孤烟使人感到无力和凄凉。

刘小别的思绪飘回四分之一决赛时。

轮回以出其不意地方式将微草击败,以微弱的一分之差挺进决赛。

与他同期的徐景熙将站在总决赛赛场上,蓝雨甚至可能斩获第二个冠军。

而他的假期,却提前结束了。

这时,他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是徐景熙发在七期群里的自拍。

他点开,放大,背景是蓝雨的比赛场馆,照片正中的徐景熙笑得一脸灿烂;喻文州正在和黄少天凑在桌前讨论;郑轩和他们的新人李远一人一支冰淇淋;于峰和宋晓四下里转悠……

刘小别说不羡慕是假的,但他已经敲下一行字:“第九赛季的冠军肯定是微草的!单挑之王也还是我的!”

群里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冒泡、吐槽,刘小别突然轻松下来。

大不了明年再来就是了。

3.
H市的气候是孙翔难以接受的。

即使他已经来了一年。

孙翔躺在战队宿舍的床上,透过飘动的透明窗帘看窗外湛蓝的天。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

从弱旅越云转会豪门嘉世。

“荣耀第一人”叶秋退役。

昔日豪强嘉世战队出局。

肖时钦和他的全明星角色“生灵灭”来到嘉世。

……

少年心性的孙翔一连接受了太多打击。他开始感到迷茫。

放眼整个联盟,能和孙翔一样狂妄的选手只有已经退役的孙哲平和他那位“以下克上”的同期唐昊了。

如今唐昊接手第一流氓角色“唐三打”;邹远有了战队为他打造的新角色;徐景熙收获了一个带有遗憾的亚军;刘小别和袁柏清在微草的前途一片光明……

而孙翔,只是一个拥有斗神角色、却只能混迹挑战赛浪费时间的选手。

他翻了个身,不顾天气闷热用被子捂住头。

门突然被敲响了。“孙队,我可以进来吗?”

孙翔连忙过去开门。这位前辈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就连心高气傲的孙翔也实在是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有什么事吗?”孙翔疑惑的望着肖时钦。

肖时钦扬了扬手里的U盘:“这是我整理的比赛资料。你自己去看看吧。”然后将U盘递给他。

“别太沮丧,路还长着呢。你还有一片光明的未来。打完挑战赛,杀回联盟,拿到冠军,这才是我们的目标。”

肖时钦拍了拍他的肩。

孙翔一下子明白过来,道谢后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认真地看起比赛录像。

夏天还很长。

4.
唐昊翻来覆去地看着手中的账号卡。

唐三打的账号卡从外观上来看和德里罗并没有什么明显区别。

但这是对他“第一流氓”身份最有力的认可。

唐昊需要的,正是这份来之不易的认可。

以下克上,他做到了。

那么,下一个赛季,就让我带领呼啸战队拿到冠军吧!

唐昊的夏天,才刚刚开始。

5.
少年们的夏天,拉开了帷幕。

【张楚】无题

·喜欢随便写些东西的作者(不是
·慢慢觉得人间烟火才是最温馨的啊

楚云秀趴在桌上,打着哈欠看完了电视剧。

抬头看看时钟,已经十二点了啊。果然某人一消失她就会格外放纵自己呢。

这时楚云秀突然打了个激灵。她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设想:张新杰知道自己熬夜后会有什么反应?

门被敲响了。手指敲击门板发出“笃笃”的声响,在夜深人静中格外突兀。

而张新杰略带疲惫的声音穿透了门的阻碍,回荡在客厅里:“云秀,帮我开一下门。我的钥匙落在霸图宿舍了。”

楚云秀的动作变得十分僵硬。张新杰回来了,那个心脏的家伙,看到亮堂堂的客厅一定就知道自己又熬夜了吧?

她颤颤巍巍地过去开门。一身风尘的张新杰拖着行李箱走近客厅,从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连眼神也懒得施舍。

楚云秀的手还停留在门把上。

她知道,张新杰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她已经设想过许多种张新杰生气时会做出的举动,但冷战这种幼稚的事情是真没考虑过。所以她显得格外茫然无措。

第二天早晨,楚云秀久违的在张新杰怀中醒来。赛季开始后,两人就开始艰难的异地恋,最多也只是煲电话粥而已。

所以楚云秀没有反应过来,自然也忘了昨晚的冷战——后来张新杰从衣柜中拿出一席备用的棉被和一只枕头,自顾自地睡下了。

张新杰已经醒了,始终盯着怀里的小女朋友发呆。他疑惑自己是不是做得有些过分了。等楚云秀悠悠转醒,看到她那双懵懂的、完全置身事外的双眼,立马忘了昨晚那些不愉快的事。

好不容易放假赶回来和楚云秀见面,何必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弄得身心俱疲呢?

冬日早晨的阳光真是温暖啊。那么抱着她再睡一个回笼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