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见

【庙药恶友组】喻文州唱了首歌

国家队先是在北京集训一段时间。


王杰希来接机。接的自然是从喻黄二人。


那天天气很好。一路上都是王黄二人你来我往地打嘴炮,喻文州有点心不在焉地“嗯”“啊”“哦”和微笑。


走着走着,喻文州突然精神一振,开口了。


“王队,我心情好,想唱首歌。”


“你哔哔就哔哔,还要给我打个预告吗?”


“哦。那我唱了。”


黄少天在旁边附和着,准备打拍子。


王杰希还挺期待蓝雨相声二人组经过一段夏休期紧锣密鼓的准备能给他带来怎样的惊喜。


结果喻文州一开口,王杰希掉头就走。


你猜喻队唱的是什么?






荣耀联赛第六赛季总决赛主题曲。






我不知道观众老爷们能不能看懂。


考虑弄个国家队的合集,就是字数一两百的小片段。


蹭欧气!不再透明!

奶香鸡胸肉:

转发这只奶香锦鲤
祝福各位心想事成
能像后面各位小仙女一样
要啥来啥
我就不说我自己了
毕竟今天早上刚刚出了超稀有
感谢神仙画手 @ㄤon
本条已开放转发
请不要忘了来还愿

啊快百fo了(挠头)


前段时间很忙所以没有登录上来看


正好明天是我的生日!


所以打算再开个点文ummmm


明明没有多少人会看我那粗糙的文吧


50fo点文决定写别柳了,别柳粮好少啊(流泪)


那么这次你们想看什么!腐向会在另一个号上发,这个号写bg


只要不是叶皓or皓叶or喻黄叶都可以写


麻烦给我几个回复好吗,不然是真的很尴尬啊


祝大家三次一切都好


张新杰将白衬衫挂在门后的衣架上,拖鞋的过程中还不忘打量了一下客厅。

很好,餐桌收拾得很整齐,厨房也被仔细打扫过了。他决定给楚云秀一些小小的奖励,来回报她一天的辛劳。

他先将霸图的战术分析报告放在书房的办公桌上。从排列整齐的小山堆里找出一个灰色文件夹,装进去,再合上。

他又拉开书柜的左侧柜门,似乎想抽出什么,最后又放弃了。他“啪嗒”地关上书房散发橘色暖光的台灯,转向客厅里的浴室。

洗了个简单的澡,他没有擦干还有些滴水的发梢,将围巾松拢地系在精瘦的腰上,推开主卧的门。

那是他与楚云秀共度无数春宵的卧室。

平日里楚云秀早睡下了。张新杰想,如果不慎惊醒她的话,就暂且让她睡个安稳的觉——平日里两人都是缠绵至深夜的。

如果楚云秀揉着惺忪睡眼,用迷糊粘腻的声音问他“怎么了”——楚云秀今晚绝不会睡个好觉。

张新杰在短暂的时间内做出了复杂的安排。

可他推开门时,楚云秀正戴着烟雨周边耳机,指挥公会成员抢霸气雄图的boss。
























【邱非中心向】红绸伞

恍惚中,似有人对他说:“我会撑着一把红绸伞的。”

红绸伞(重修版)

by.Ling

1.

一个很有名气的作者写到:某年秋,有温润的女子在西湖边上卖伞。是纯手工制作的红绸伞,上面有圈一针一线绣上去的花。只是用了没多久,一支骨架便断裂了。

邱非自然是去过西湖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嘉世就在杭州。遇到什么事,邱非总喜欢绕着雷峰塔一圈圈的转,脑海里想的是许仙与白蛇,还有那把从未出现的红绸伞。

白蛇撑着红绸伞遇到许仙。这普普通通的一把伞上,被赋予了神话色彩,竟也变得不同起来。

他还记得,母亲撑着红绸伞的背影,离开时美丽而决绝。

2.

母亲的嫁妆中,除去些俗不可耐的银饰手镯,就是把红绸伞。

屋前有大片庄稼要收,屋里有数不完的琐事要照料。做事麻利的母亲总能翻找到空余的时间,摆弄屋后成片的凤仙花与薄荷。

花草得到母亲的垂怜,红绸伞也是的。

母亲会悄悄打开木匣,取出那把被照料得很好的红绸伞。她抚摸着,轻叹着。眼里很好的藏着悲愁。

邱非趴在门缝边,看母亲,也看红绸伞。

幼时的邱非也是顽劣的。他偷偷从木匣中取出红绸伞,与同龄人玩。乡下的孩子哪知红绸伞的前世与今生,单觉着好看。那分外艳丽的红色,像极了戏里旦角穿的裙裾。

脆弱的伞被折断了。母亲哭了好久,第二天拿到镇上,找一位手艺灵巧的老师傅修好了伞。

邱非不知母亲为何如此伤心。一个月后,父亲带着他年轻时的相好远走高飞,狠心留下终日以泪洗面的母亲,以及懵懂的邱非。

3.

“队长,回寝室休息吧,我来整理比赛资料。”

闻理轻轻推了推他。

邱非茫然地从梦中醒来,发觉笔记本已湿了大半。

“不要紧,过几天就是和蓝雨的比赛了,得做好准备才行啊。”

邱非眼里盛着的,是窗外漆黑的夜色。

4.

尚且年轻的外婆照顾起母亲和他。

邱非终于知道家里的境地了。是如此艰难。

媒人几乎要踏破他家的门槛,母亲固执的不肯再嫁,任谁劝都不肯。

农村的女人大多早嫁,那年母亲不过二三十岁,正是朵开得饱满丰盈的花,却自顾自地凋落。

邱非知道,母亲是在挂念父亲。那个从不曾回来的男人。母亲常在夕阳快要跳下山岗时,抱着红绸伞,坐在院子里。

但这无法改变他们的窘迫。

淳朴的小乡村里,仍保留着重男轻女的习俗。一个被抛弃还未再嫁的女人,背后自然有不少风言风语。

邱非往往会瞪着那些说闲话的男人女人。他们对邱非的愤怒感到好笑。

邱非渐渐学会忍耐。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县里的中学,再到城里的高中。村民们很快换了副嘴脸:“哟,村东头邱家那小子,很不错嘛!”

母亲却走了。没人知道她去哪儿。

她走的那天傍晚,许多村民看了都说:穿着身样式有些旧的旗袍,发鬓别着根玉钗,手里撑着把红绸伞,往山里走去。

邱非辍学了。

像母亲走时,不声不响。他坐着辆大巴,从小城一路晃悠到杭州,背着洗得发白的双肩包,成为嘉世训练营的学员。

山脚下的村子,邱非与母亲留下的痕迹,被岁月无情地抹去。

5.

他敲击着键盘。

铺着“嘉王朝”字样的纸的窗户半掩着,一排风吹过来,又吹过去,将男人额发掀起。

男人不甚在意地叼着烟,那烟没有点燃。亦步亦趋跟着他的女孩伸手替他理了理,男人很温和地朝她笑笑。

男人是邱非从未见过的。古灵精怪的女孩是苏沐橙,她与男人极为熟稔的模样。

是叶秋吧。邱非无端地猜测,继续手下的动作。

男人用虚浮的步子转到窗前,拉上窗。回头,邱非与他的角色跳入男人眼中。

他拍了拍邱非的肩膀。

“小朋友,要不要跟我来一场?”带着笑意。

“好。”邱非没有半点惊慌,应了身后人的邀请。

男人从上衣隐蔽的口袋中掏出泛黄的账号卡,行云流水的插上。

银白色的首版卡。王朝荣光加冕的斗神,一叶之秋。

6.

1分12秒。

邱非的手心隐隐发烫。快而细致的操作,是邱非完全无法招架的。

叶秋夹着烟,对邱非的动作有些好笑。这小孩操作挺细,是个好苗子。

他招呼了声:“走了,沐橙。”

5.

后来发生了很多。

邱非站在王朝坍塌的断壁残亘上,挥旗为王。

他是中流砥柱,亦是传说的续写人。

6.

他退役那天,在烟雨朦胧的西湖畔找到了红绸伞。

卖伞的人不是故事里温润的姑娘。是个佝偻的老妇。

无人问津。邱非走向老妇,问。

你有红绸伞卖?

有的。有的。

给我一把吧。

老妇抬起那布满沟壑的面庞。年轻人,你知道红绸伞?

是啊。

给你吧。老妇把伞塞到他手中。

伞是费了功夫做的,邱非看得出来。上面仿佛还留有老人的余温。

不比母亲那把差。

老妇还在念叨,我卖点零碎玩意儿本是补贴家用,没想到遇上你这样识货的小伙子。

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啊。

一定要好好带着这红绸伞,里面可有故事了呢。

邱非笑了笑,朝老妇鞠个躬,拿着红绸伞消失在雨幕中。

7.

老妇卖伞,是维持生计之举。邱非买伞,不过是为了心中那份念想。

那把心心念念的红绸伞,终是被他寻到了。












又及:
《红绸伞》本是我在另一个账号上发布的粮食向短篇,作为邱非生贺。删除后又觉悔恨,便重新发布。

删改了许多,大概进行一天有余,直至发布还是有许多漏洞。以后慢慢改罢。

邱非是心性坚韧的人。他有足够的勇气承担起倒塌的王朝,不惧外界的压力与流言蜚语,还能抵抗许许多多的诱惑。

王杰希先后向唐柔与邱非发出过邀请。唐柔没有去微草,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家大业大,对金钱不感兴趣,因此不为冠军队会给出的高额薪酬所动,只想好好打游戏,在兴欣为了至高荣耀拼搏。

但邱非则不同。原著中除了唐柔,与叶修有模糊的描写外,并未提及其他选手的身世。但我想,肯定是不如叶、柔二人,甚至很普通。嘉世挂牌出售,很有可能会消失,即使“嘉世”在粉丝心中已成为一个精神符号。但选手的前途是飘渺的。苏沐橙跟随叶修在兴欣向冠军发起冲锋,肖时钦兜兜转转回到雷霆也成长了许多,孙翔也很好地融入轮回,与周泽楷组成实力强劲的双一组合。

邱非仍固执的守在原地。一个人训练,执著地守护属于他的荣耀。

王杰希看中他的实力,邀请他去微草。微草是老牌劲旅,二冠在手,差点铸造王朝的队伍。邱非就这样拒绝了。

好在他足够幸运,等来了夏仲天。新嘉世搬到了另一个地方,继续在挑战赛里冲击,获得了重返联盟的机会。

故事在第十赛季结束,我们无从知道新嘉世在第十一赛季的表现如何,但初期一定是步履艰难的。

邱非怎么会不知道。他一个人扛了下来。

你看,多么坚强的少年啊。

他才19岁,就有如此坚定的心性。

他会带着新嘉世,重返荣耀巅峰。

“嘉世还没倒。”

这篇文是以红绸伞为主题。文中邱非的身世有些凄惨,因为我私心觉得如是生于富人之家、亦或是小康阶级,不会小小年纪就如此成熟。

以上,是我对邱非的个人见解,如有错误处,欢迎指出。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哈哈哈我一次性把点文里的西皮全写了(假的)



0.

让我们脑补一下国家队夺冠后的KTV。

1.

黄少天和张佳乐躺在沙发上。

唐昊双眼无神。

孙翔在角落里吃水果。

……

他们都围着三个人。

2.

是除了喻文州以外的三个心脏。

他们举着话筒,唱了一首《当然是选择原谅她》。

叶:喜欢小作的她

张:有点任性的她

肖:撒娇卖萌的她

叶&张&肖:却想着我的她

苏沐橙原地升空炸出烟花,楚云秀红着老脸,把这段视频上传到微博。

3.

喻文州本打算趁着大家起哄时抢个沙发,以证明自己apm764,却发现微博瘫痪了。

喻队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失去唯一一次抢首杀的机会了。

4.

正在训练的戴妍琦既不在现场也登不上微博,但她看到了新闻

小姑娘将头埋进臂弯,悄悄地红了脸。

5.

而远在微草的刘小别,爆手速看到这段视频,然后偷偷看了眼身旁还不知情的柳非。

柳非小公主:你瞅啥?

别哥只想唱一首《还不是因为你长得不好看》送给自己女朋友。

6.

过了一晚上,那段视频已经成功屠榜。

轮回队员们热情讨论着谁唱得更好这种无聊话题时,杜明正在看夜雨声烦的比赛录像。

只有变得更好,才能追到唐柔女神!

消失一个月后的50fo
国庆期间开个点文回报社会
叶橙/张楚/肖戴/杜柔/别柳
你们想要看哪个?

【叶修X你】God and light

0.
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

时至今日 你仍是我的光芒

1.
红袍术士米尔沃尔刷新在赛尔克城附近的午夜酒馆,这片练级区上的地标建筑渐渐热闹起来,头挂俱乐部公会名号的玩家不少,其余人也有。

你属于后者。

2.
你在酒馆遇到了一个叫做“神说要有光”的人。

这名字是什么意思呢?你的角色停在吧台边,将视角转向战法那边。

他不是一个人。战法旁还有义斩公会的会长,斩楼兰。

神说要有光注意到了你。一直盯着野图boss的战法突然向你走来。

“神说要有光 申请加您为好友。”

你通过了,还和他聊了起来。

“你是哪个公会的?”

“蓝溪阁,不过我不负责抢boss。”

“兴欣的,要不要过来帮个忙?”

“……好。到时候有术士装给我一件?”

“行。”

于是,你的术士“羁鸟池鱼”跟着神说要有光加入了战场。

3.
说是帮忙,其实你并没有在boss争夺战中起到什么作用,反而被烟雨楼的一位忍者送回复活点。

羁鸟池鱼:对不起,我可能帮不了你【大哭】

神说要有光:没事,我和逐烟霞掩护你吟唱。

你满腹狐疑,这人到底有什么目的?虽然只是并肩作战一会儿,你也看出他的技术炉火纯青,和枪炮师也配合的很好。

会不会是叶秋与苏沐橙呢?

你被自己大胆的想法吓了一跳。刚刚的战法和枪炮师,配合实在是太默契了。

你本想着再观察一下他们,结果等你赶到时boss已经红血了。

神说要有光依旧冲在最前,抬手豪龙破军,将米尔沃尔收入囊中。

颇有斗神的气势呢。电脑前的你来了兴致。

4.
你找出第三赛季总决赛的录像。

嘉世和百花。

一叶之秋和繁花血景。

一枪却邪泛着寒光,将所有人击败。

可是如今,一叶之秋背后的操纵者不是叶秋,那还是斗神吗?

叶秋,才是真正的神啊。但就连神话也被时代残忍流放。

你不是嘉世粉,却是叶秋忠实的个人粉,当初就是怀着对偶像的憧憬,不顾家人反对成为荣耀联盟的工作人员,主要负责测试银武属性。

你合上笔电,电话突然响起,是冯主席的助理。

“姐,挑战赛快开始了。联盟人手不够,你过来帮个忙吧?”

5.

4月一至,参加挑战赛的各队就收到了联盟的正式通知。4月19日、4月20日这周末两天为报道日,4月21日,挑战赛线下赛正式开打。

你负责接待参加线下赛的战队,并统计参赛人员名单,安排住宿等事项。4月19日一早,你就来到选手们下榻的酒店。

兴欣战队的随队记者常先来领取媒体通行证,已经签到完的战队的其他人也在一旁好奇的围观。

“常先生,这是你的通行证。”你开口。

正在抽烟的叶修听到声音,不由得朝你的方向望来,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孔。

他想起了那个名叫羁鸟池鱼的术士。你在游戏中像魏琛一样使用自己的真实相貌,所以叶修不难辨认,再加上你的声音,他已经确定了是你。

但他没有贸然上前,而是记住你胸牌上的名字后,跟着兴欣的其他人回到宿舍。

反正来日方长。

但彼时的你还不知道眼前的叶修就是你崇拜已久的叶秋大神,只当他是一名普通的职业选手罢了。

6.
酒店网吧此时已经停止了对外营业,作为了挑战赛战队专用的训练场。

你借着职务便利偷偷混进网吧最内角。因为工作原因你很久没上过荣耀了。

你熟练地插卡,上机。羁鸟池鱼出现在红叶林道。

这周的野图boss已经掉落,修行法师真末是一个很单纯的战斗法师。

等你到达狂风戈壁时,boss早已被他人收入囊中。

是很久没上线的神说要有光。

7.

神说要有光在混乱中注意到抱着法杖瑟瑟发抖的小术士。

他向你发来了组队申请。

神说要有光:我需要点稀有材料,来帮我刷骨龙深渊副本吧。”

羁鸟池鱼:骨龙拉尔顿?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

神说要有光:人来了就行,你在旁边划水也可以。

你突然被撩到了,果断地点了“同意”入队。

7.
神说要有光打完副本后就下线了。

这时你才想起你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他没等你开口就介绍了自己:“我是叶修,兴欣战队的。”

你在联盟工作,自然接触过不少职业选手,其中不乏诸如韩文清、黄少天之类的大神,所以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惊讶。

直到后来,叶修身份公布,叶神真名其实是叶修,就是你在游戏和网吧遇到的年轻人。

原来叶神长这样啊。单论相貌的话,他的五官不像王杰希有明显的瑕疵,却也不如周泽楷那般耀眼,看上去只是个脸色苍白、有些没精打采的年轻人。

当时的自己怎么就不向他要个签名呢?

8.
挑战赛这段时间里,你很快与兴欣的诸位混熟了,还顺利拿到叶修的签名。

你才知道逐烟霞其实是兴欣老板的账号,但当时的操纵者确实是苏沐橙。正是因为他们搭档的默契,才使得你对神说要有光印象深刻。

与叶修相识后,你的神不再至高无上,不食人间烟火,而是像所有为了理想而拼搏的年轻人一样,满腔热血。

叶修如他所说那般,在挑战赛中击败嘉世,然后率领着一支从网游里带出来的草根战队,时隔多年后重登荣耀巅峰。

神是不会被时间驱逐的。

7.
你们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公布恋情时收到所有人的祝福。

你站在兴欣网吧门口,看着已经竖起两天的巨幅的广告,荣耀logo在夏季的烈日下金光闪闪。就在这两天,这件事已经传得街知巷闻,在荣耀圈更是引人津津乐道。

荣耀世界邀请赛。

叶修担任领队。你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早知道。

临走时,叶修将君莫笑的账号卡交给你,让你保管。

他的眉眼如初,只是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

“等我带着他们拿到世界冠军。”

“那五个冠军戒指,你想要哪个?”

后记:

对你来说,叶修是神;对叶修来说,你是光。在所有人都不看好他和兴欣的情况下,你依旧支持他,甚至直言不讳“你才是荣耀第一人,你就是我的神”,叶修感到被信任,即使他不需要也会因此温暖,所以文中的女主角是耀眼的光。

而叶修的战法马甲“神说要有光”,在文中的含义是:神(叶修)说要有光(你)





【七期中心向】私底下的七期选手竟是这样的?原来我们都被骗了!

大家好!这里是荣耀TV,我是记者青见。今天为大家带来了五位七期选手的采访,让大家了解到更多关于荣耀选手的日常生活。

孙翔
Q:请问七期选手们私下里会聚会吗?
A:当然会啊!谁没进季后赛谁请客。

Q:在七期选手中,孙翔你最欣赏的是哪位?
A:除了我,他们都很菜。

Q: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民刘先生说,孙翔你和唐昊选手关系很差?
A:没错,除了叶修我最讨厌唐昊了!他怎么那么狂啊!

(记者:孙翔真是耿直,我觉得我可以写出万字报道了。)

唐昊
Q:呼啸这一赛季的成绩非常不错呢!有没有信心超过老东家百花呢?
A:我的目标是总冠军。至于超越百花,其实我更愿意以超越孙翔为目标。

Q:哈哈,唐昊选手真是很有斗志啊!那你们会不会私下来几场jjc呢?胜率怎样?
A:会啊,我经常跟七期的人打jjc。胜率的话……我跟孙翔五五开吧。

Q:其他选手呢?比如呼啸的林枫选手,也是七期的呢!
A:他们赢不过我的。

(刘小别:你就吹吧你。)

刘小别
Q:小别经常在微博上给大家安利耳机呢,那么你最喜欢的耳机是哪一款?
A:徐景熙给我的蓝雨耳塞,耐用实惠,物美价廉。

Q:小别对于蓝雨新人卢瀚文有什么想说的话吗?你觉得谁才是未来的剑圣?
A:小卢是个很有潜力的新人,但我们是对手,所以我想我不会输给他。

Q:七期里小别最喜欢谁?评价一下他。
A:邹远。是个老实孩子,而且技术不错,希望能有更多机会在赛场上见面。

(黄少天:靠靠靠哪来的蓝雨耳塞?)

邹远
Q:你是在七期选手中刘小别最喜欢的呢!那么小远和刘小别玩过什么游戏吗?
A:我们私底下会玩节奏大师,一个非常考验手速的游戏,不过对于职业选手来说没什么难度。但七期里没人比得过他。

Q:你们的感情真好啊!之前呼啸的唐昊选手在微博中po出过七期的旅行照,你们穿着同款是因为感情好吗?
A:不,是王泽给我们买的,十件包邮。那套衣服质量不错,我也经常穿。

Q:小远觉得自己有可能超越“第一弹药”张佳乐吗?百花的目标是什么?
A:我想让花繁似锦站上巅峰,至于是不是第一弹药,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新繁花似锦也绝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百花的目标和所有战队一样,拿到总冠军!

(于锋:加油!创造出新繁花血景!)

袁柏清
Q:柏青是在第七赛季出道,你认为自己的治疗水平跟同队前辈方士谦比起来如何?
A:(笑)我师傅可是治疗之神,短时间内我还是达不到他的高度。
Q:所以柏青认为自己以后会成为第一治疗吗?
A:嗯,至少我会帮助微草拿下每一场团队赛。

Q:据说你和刘小别是舍友,私下里的刘小别还是潮男吗?
A:是,脖子上整天挂着四位数耳机刷时尚值,真是gsuakdjasmkmu(已做消音处理)

Q:据说微草的成员喜欢喝可乐,那么七期的其他选手喜欢什么饮料?
A:不知道。没去关注。一堆糙老爷们,一般有什么喝什么。

(刘小别:消音那段话是什么?)





本文又名:
《惊!唐昊和孙翔竟是这种关系!》

《微草选手疑似不和,牧师公然吐槽剑客》

《原来“手速达人”最欣赏的选手是他?》

……

他见过诸神的模样

叶修在苏黎世的街头偶遇陶轩。

他依旧穿着得体的西装,看上去和出国时没什么两样。

叶修少有地犹豫了一下。

没等他开口,陶轩已经转身。他当然也看到了叶修。

他递过一只软中华:“退役后出来旅游?”

“公费旅游。”

陶轩很快反应过来。他看着国家队队服,突然笑了:“和嘉世队服真像。”

叶修正点烟,没想到他会主动提起这个,动作慢了半拍。

他只是“嗯”了一声。

陶轩也没再说下去,而是主动提起自己的生活:“我买下H国的一支战队,又当起了老板。”

陶轩说的那支战队,叶修也知道。

他还知道战队王牌选手的职业是战斗法师。

但是他们谁也没说。有些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也不愿提起。

陶轩看了看时间:“我还要回去盯着他们训练呢。先走了。”

叶修定定地望着他的背影,一言不发。

有些人,已经走得很远了;但有些人,宁愿留在原地,燃烧青春和热血来坚持自己的信仰。

陶轩走后,苏沐橙突然从某个角落窜出。

她看着烟雾缭乱中叶修的侧脸,轻声道:“走吧,文州他们还在等着呢。”

“走吧。”

幸运的是,他的身边也有一群可靠的朋友们。

回到宿舍时,叶修突然对苏沐橙说。

“其实陶轩是幸运的。”

“他见过诸神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