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见

【邱非中心向】红绸伞

恍惚中,似有人对他说:“我会撑着一把红绸伞的。”

红绸伞(重修版)

by.Ling

1.

一个很有名气的作者写到:某年秋,有温润的女子在西湖边上卖伞。是纯手工制作的红绸伞,上面有圈一针一线绣上去的花。只是用了没多久,一支骨架便断裂了。

邱非自然是去过西湖的。“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嘉世就在杭州。遇到什么事,邱非总喜欢绕着雷峰塔一圈圈的转,脑海里想的是许仙与白蛇,还有那把从未出现的红绸伞。

白蛇撑着红绸伞遇到许仙。这普普通通的一把伞上,被赋予了神话色彩,竟也变得不同起来。

他还记得,母亲撑着红绸伞的背影,离开时美丽而决绝。

2.

母亲的嫁妆中,除去些俗不可耐的银饰手镯,就是把红绸伞。

屋前有大片庄稼要收,屋里有数不完的琐事要照料。做事麻利的母亲总能翻找到空余的时间,摆弄屋后成片的凤仙花与薄荷。

花草得到母亲的垂怜,红绸伞也是的。

母亲会悄悄打开木匣,取出那把被照料得很好的红绸伞。她抚摸着,轻叹着。眼里很好的藏着悲愁。

邱非趴在门缝边,看母亲,也看红绸伞。

幼时的邱非也是顽劣的。他偷偷从木匣中取出红绸伞,与同龄人玩。乡下的孩子哪知红绸伞的前世与今生,单觉着好看。那分外艳丽的红色,像极了戏里旦角穿的裙裾。

脆弱的伞被折断了。母亲哭了好久,第二天拿到镇上,找一位手艺灵巧的老师傅修好了伞。

邱非不知母亲为何如此伤心。一个月后,父亲带着他年轻时的相好远走高飞,狠心留下终日以泪洗面的母亲,以及懵懂的邱非。

3.

“队长,回寝室休息吧,我来整理比赛资料。”

闻理轻轻推了推他。

邱非茫然地从梦中醒来,发觉笔记本已湿了大半。

“不要紧,过几天就是和蓝雨的比赛了,得做好准备才行啊。”

邱非眼里盛着的,是窗外漆黑的夜色。

4.

尚且年轻的外婆照顾起母亲和他。

邱非终于知道家里的境地了。是如此艰难。

媒人几乎要踏破他家的门槛,母亲固执的不肯再嫁,任谁劝都不肯。

农村的女人大多早嫁,那年母亲不过二三十岁,正是朵开得饱满丰盈的花,却自顾自地凋落。

邱非知道,母亲是在挂念父亲。那个从不曾回来的男人。母亲常在夕阳快要跳下山岗时,抱着红绸伞,坐在院子里。

但这无法改变他们的窘迫。

淳朴的小乡村里,仍保留着重男轻女的习俗。一个被抛弃还未再嫁的女人,背后自然有不少风言风语。

邱非往往会瞪着那些说闲话的男人女人。他们对邱非的愤怒感到好笑。

邱非渐渐学会忍耐。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县里的中学,再到城里的高中。村民们很快换了副嘴脸:“哟,村东头邱家那小子,很不错嘛!”

母亲却走了。没人知道她去哪儿。

她走的那天傍晚,许多村民看了都说:穿着身样式有些旧的旗袍,发鬓别着根玉钗,手里撑着把红绸伞,往山里走去。

邱非辍学了。

像母亲走时,不声不响。他坐着辆大巴,从小城一路晃悠到杭州,背着洗得发白的双肩包,成为嘉世训练营的学员。

山脚下的村子,邱非与母亲留下的痕迹,被岁月无情地抹去。

5.

他敲击着键盘。

铺着“嘉王朝”字样的纸的窗户半掩着,一排风吹过来,又吹过去,将男人额发掀起。

男人不甚在意地叼着烟,那烟没有点燃。亦步亦趋跟着他的女孩伸手替他理了理,男人很温和地朝她笑笑。

男人是邱非从未见过的。古灵精怪的女孩是苏沐橙,她与男人极为熟稔的模样。

是叶秋吧。邱非无端地猜测,继续手下的动作。

男人用虚浮的步子转到窗前,拉上窗。回头,邱非与他的角色跳入男人眼中。

他拍了拍邱非的肩膀。

“小朋友,要不要跟我来一场?”带着笑意。

“好。”邱非没有半点惊慌,应了身后人的邀请。

男人从上衣隐蔽的口袋中掏出泛黄的账号卡,行云流水的插上。

银白色的首版卡。王朝荣光加冕的斗神,一叶之秋。

6.

1分12秒。

邱非的手心隐隐发烫。快而细致的操作,是邱非完全无法招架的。

叶秋夹着烟,对邱非的动作有些好笑。这小孩操作挺细,是个好苗子。

他招呼了声:“走了,沐橙。”

5.

后来发生了很多。

邱非站在王朝坍塌的断壁残亘上,挥旗为王。

他是中流砥柱,亦是传说的续写人。

6.

他退役那天,在烟雨朦胧的西湖畔找到了红绸伞。

卖伞的人不是故事里温润的姑娘。是个佝偻的老妇。

无人问津。邱非走向老妇,问。

你有红绸伞卖?

有的。有的。

给我一把吧。

老妇抬起那布满沟壑的面庞。年轻人,你知道红绸伞?

是啊。

给你吧。老妇把伞塞到他手中。

伞是费了功夫做的,邱非看得出来。上面仿佛还留有老人的余温。

不比母亲那把差。

老妇还在念叨,我卖点零碎玩意儿本是补贴家用,没想到遇上你这样识货的小伙子。

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啊。

一定要好好带着这红绸伞,里面可有故事了呢。

邱非笑了笑,朝老妇鞠个躬,拿着红绸伞消失在雨幕中。

7.

老妇卖伞,是维持生计之举。邱非买伞,不过是为了心中那份念想。

那把心心念念的红绸伞,终是被他寻到了。












又及:
《红绸伞》本是我在另一个账号上发布的粮食向短篇,作为邱非生贺。删除后又觉悔恨,便重新发布。

删改了许多,大概进行一天有余,直至发布还是有许多漏洞。以后慢慢改罢。

邱非是心性坚韧的人。他有足够的勇气承担起倒塌的王朝,不惧外界的压力与流言蜚语,还能抵抗许许多多的诱惑。

王杰希先后向唐柔与邱非发出过邀请。唐柔没有去微草,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家大业大,对金钱不感兴趣,因此不为冠军队会给出的高额薪酬所动,只想好好打游戏,在兴欣为了至高荣耀拼搏。

但邱非则不同。原著中除了唐柔,与叶修有模糊的描写外,并未提及其他选手的身世。但我想,肯定是不如叶、柔二人,甚至很普通。嘉世挂牌出售,很有可能会消失,即使“嘉世”在粉丝心中已成为一个精神符号。但选手的前途是飘渺的。苏沐橙跟随叶修在兴欣向冠军发起冲锋,肖时钦兜兜转转回到雷霆也成长了许多,孙翔也很好地融入轮回,与周泽楷组成实力强劲的双一组合。

邱非仍固执的守在原地。一个人训练,执著地守护属于他的荣耀。

王杰希看中他的实力,邀请他去微草。微草是老牌劲旅,二冠在手,差点铸造王朝的队伍。邱非就这样拒绝了。

好在他足够幸运,等来了夏仲天。新嘉世搬到了另一个地方,继续在挑战赛里冲击,获得了重返联盟的机会。

故事在第十赛季结束,我们无从知道新嘉世在第十一赛季的表现如何,但初期一定是步履艰难的。

邱非怎么会不知道。他一个人扛了下来。

你看,多么坚强的少年啊。

他才19岁,就有如此坚定的心性。

他会带着新嘉世,重返荣耀巅峰。

“嘉世还没倒。”

这篇文是以红绸伞为主题。文中邱非的身世有些凄惨,因为我私心觉得如是生于富人之家、亦或是小康阶级,不会小小年纪就如此成熟。

以上,是我对邱非的个人见解,如有错误处,欢迎指出。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