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见

张新杰将白衬衫挂在门后的衣架上,拖鞋的过程中还不忘打量了一下客厅。

很好,餐桌收拾得很整齐,厨房也被仔细打扫过了。他决定给楚云秀一些小小的奖励,来回报她一天的辛劳。

他先将霸图的战术分析报告放在书房的办公桌上。从排列整齐的小山堆里找出一个灰色文件夹,装进去,再合上。

他又拉开书柜的左侧柜门,似乎想抽出什么,最后又放弃了。他“啪嗒”地关上书房散发橘色暖光的台灯,转向客厅里的浴室。

洗了个简单的澡,他没有擦干还有些滴水的发梢,将围巾松拢地系在精瘦的腰上,推开主卧的门。

那是他与楚云秀共度无数春宵的卧室。

平日里楚云秀早睡下了。张新杰想,如果不慎惊醒她的话,就暂且让她睡个安稳的觉——平日里两人都是缠绵至深夜的。

如果楚云秀揉着惺忪睡眼,用迷糊粘腻的声音问他“怎么了”——楚云秀今晚绝不会睡个好觉。

张新杰在短暂的时间内做出了复杂的安排。

可他推开门时,楚云秀正戴着烟雨周边耳机,指挥公会成员抢霸气雄图的boss。
























评论(5)

热度(54)